BOB官方登录页面-夜读-筲箕湖上护鱼人

BOB官方登录页面-夜读-筲箕湖上护鱼人

洞庭湖西滨,眼前这万亩内湖,因形如筲箕,家乡人称它筲箕湖。

十多年前,筲箕湖人还是“两桨一根篙,常年水上漂”,捕鱼是主业。有个外号叫“多鸬鹚”的,堪称业内高手。他本名饶金多,算起来还是我的远房亲戚,因年轻时船上养的鸬鹚多,加上捕鱼如同鸬鹚般稳准麻利,便得了这个外号。近两年他添了个职务:筲箕湖水环境与资源保护协会副会长,人们又称他“多会长”。

“清明鱼娠子,谷雨鸟孵儿”。家乡人把鱼在湖边草丛产卵称做“娠子”。今年清明前,我为观察鲤鱼产卵情景,便乘饶金多巡湖的“两头忙”渔船,来到筲箕湖。

饶金多年近五旬,他像熟悉自己的掌纹一样熟悉这湖,哪里水深,何处鱼密,熟门熟路。前些年他响应政府号召,随渔民上岸了。但他对筲箕湖的关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。此刻,饶金多赤脚站立船头,十个脚趾比常人的分得开些,像锚齿稳稳钉住船板。

我问他:今天怎么没带黑儿?“黑儿”是饶金多麾下“领头鸬鹚”,跟了他七年,捕鱼本事高强。

饶金多叹了口气,告诉我:近些年实行禁捕,那家伙难得派上用场,每天还要拿鱼喂养,大前年把它卖掉了,也让它有个归宿。“朱哥,也不瞒你讲,当时儿子考上重点高中,为筹齐学费,我才下那个狠心。有舍有得吧。”

鲤鱼产卵的黄金时辰是夕阳落水时。此刻远瞧,筲箕湖宛如一匹抖动的蓝纱。湖边水清波平,一蓬蓬水草自湖底袅娜向上,摇摆不停,为鲤族铺下繁育后代的安谧软床。“静水鲤,流水鲢”,这几日,母鲤便挺着“大肚子”,游至静谧的浅水区。它将腹和尾部弯曲成弓形,继而拼力甩尾,拍击水面,发出阵阵“扑喇喇”响声,溅起水花。自然产出的鲤卵形似熟透的油菜籽,色泽金黄,散附于草叶上。整个浅水区便缀满数以万计的小金珠,在夕阳映衬下煞是耀眼。(主播:思远)